永泰能源年内资金缺口240亿 王广西99%股权质押“借新还旧”断链

2018-07-09 08:01:05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沈右荣 实习生 万少清

一起15亿短融债违约或将江苏徐州富豪王广西构筑10年的资本棋局尽毁。

7月5日,上市公司债务违约事件蔓延至永泰能源(600157.SH)。公司2017年发行的一年期15亿元公司债未能完成兑付。次日,公司宣布股票、债券同时停牌。

目前,永泰集团所持永泰能源40.27亿股全被冻结,评级机构纷纷下调对公司的评级。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永泰能源举债频繁,负债三年增加400亿元,2017年以来更是频繁发新债还旧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有息负债高达721亿元,每年创造的数亿元利润仅够支付债务利息。

永泰能源实控人王广西2007年至今频繁复制买壳、增发、扩张等资本运作手法,先后将永泰能源、海德股份及广泰国际控股3家上市公司纳入麾下。

然而,如今“借新还旧”的举债模式导致资金链断裂,而永泰集团所持的永泰能源和海德股份股权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7月5日,针对目前的财务现状及化解债务危机措施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永泰能源发去采访函,但未获得回复。当日,华中一大型机构分析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资本市场波动频繁、金融去杠杆、评级下调背景下,债务续发不畅的永泰集团面临较大的财务风险。

年内还有百亿短融债到期

继神雾环保、*ST凯迪、ST中安等上市公司信用债违约之后,王广西掌控的煤炭上市公司永泰能源也爆发了债券违约事件。

7月5日晚间,上清所发布公告称,当日是17永泰能源CP004付息兑付日,公司未收到付息兑付资金,这表明该债券构成违约。

债券违约引发市场震动。7月5日当天,永泰能源现股债双杀,永泰能源下跌4.57%,“13永泰债”、“16永泰01”、“16永泰02”均出现大幅下跌,其中“16永泰02”跌幅高达22.78%。由于异常波动,“16永泰02”当日上午被上交所临时停牌。

其实,永泰能源债券违约早有征兆 。今年5月9日,“13永泰债”下跌2.24%,随后连续11个交易日收跌,5月24日跌至72.03元,当日跌幅达18.86%,11个交易日从97.49元跌至72.03元累计跌幅达26.12%。7月4日,最低跌至60元。

与此同时,16永泰02和16永泰01在今年5月25日也出现异动,因跌幅较大,盘中被临停。

债券异动或是市场对永泰能源偿债能力质疑的表现。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截至目前,永泰能源存量债券21只,规模为213.2亿元,年内需要偿付的规模为115.4亿元。

债券违约产生连锁反应。股债双杀后,7月6日,永泰能源宣布股票及相关债券停牌。同时,违约触发了永泰能源在存续期内的“18永泰能源CP003”、“18永泰能源CP002”等14期债券募集说明书或定向协议中披露的“交叉保护条款”。

光大证券分析师张旭称,涉及交叉违约条款的有9只,合计83亿元。在其看来,17永泰能源CP004的违约加速了相关债券的到期。

此外,7月6日,永泰集团控股的另一家海德股份股价收跌7.52%,永泰能源全资子公司华晨电力境外上市的美元债也大幅下跌18.7%,跌幅创下纪录。

大举买煤矿扩张,无形资产8年暴增67倍

永泰能源债券违约与其激进扩张密切相关。

2007年,王广西以不到2亿元的价格从中石化手中取得鲁润股份控制权,并逐渐推动公司转型至煤炭采掘。从2009年开始,永泰能源不断参与山西煤炭行业兼并重组,至2013年末,整合了15家煤炭生产企业,煤炭资源保有储量达25亿吨,煤炭产能超过1000万吨,5年之间就跻身国内骨干型煤炭生产企业。

2014年开始,受国际金融危机及国内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煤炭价格持续走低,业务单一的永泰能源受到的冲击不小。为此,公司实施二次产业转型扩张,相继收购了华瀛石化、华兴电力等拓展燃料油和火力发电等业务。同时,公司还通过投资、参股等途径,布局物联网、银行保险、股权投资、辅助生殖医疗等新兴产业,实现了综合能源开发、大宗商品物流、新兴产业投资等多业并举的格局。

大规模布局使得永泰能源的资产规模急剧扩大。截至2017年底,总资产已达1071.73亿元,较2014年的521.09亿元翻了一倍多。

永泰能源的扩张主要借助资本市场融资。

2009年至2016年6月30日,永泰能演实施了5次定增,募资222.4亿元,其中2009年12月至2011年4月不到一年半时间内,就完成了3次定增,募资73.4亿元,收购了10多家煤矿。2015年,公司一次定增募资百亿,用于收购上述华瀛石化、华兴电力等。

除了定增,公司还频频发债。2013年4月,永泰能源筹划的第四次定增被证监会否决后,公司改为发债融资,继续购买相关矿产。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至2017年,公司发债规模达292.58亿元。

综上所述,几年之间,通过定增加发债,永泰能源通过资本市场拿到的资金高达515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永泰能源购买的煤矿大多是煤矿的土地使用权、采矿权等,这些构成了公司无形资产。

截至今年3月底,其无形资产达432.37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40.32%,较2009年的6.35亿元暴增了67倍。

值得关注的是,永泰能源的煤矿购买大多是在2009年行业景气度高涨之时进行。一旦行业景气度大幅下降,就存在无形资产减值问题。

428亿资产受限,占总资产近四成

激进扩张的永泰能源负债急剧攀升,年内资金缺口达超240亿元。

随着大规模并购扩张,永泰能源债台高筑。截至今年3月底,负债总额达782.26亿元,较2014年的384.56亿元增长了近400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72.95%。

从偿债指标看,公司偿债能力较弱。除了资产负债率较高外,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分别为0.49倍、0.47倍,流动资产190.24亿元,不及388.10亿元流动负债的一半。

财务数据显示,尽管公司现金流回流持续增加,但因公司债务扩张太快,净增加的现金流只够支付利息。2015年至今年一季度,公司财务费用达28.92亿元、33.18亿元、36.14亿元、9.23亿元。

那么,公司资金缺口究竟有多大呢?

截至今年3月底,公司流动负债388.10亿元,剔除应付账款等经营性负债,综合考虑货币资金受限(以截至去年底23.43亿元资金受限数为依据)及现金流净增长情况,预计公司年内资金缺口或将超过240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7月5日,公司基础发行规模为7亿元的短融债发行取消。截至今年一季度末,557.97亿元银行授信已使用432.96亿元。同时,公司股票60.96%处于质押状态,其中,永泰集团所持32.41%股权99.92%被质押。

与此同时,永泰集团持股海德股份2.91亿股,已有2.90亿股被质押,质押比达99.72%。

业内人士分析,股票整体质押比例过高,定增融资受限,债券续发不畅,银行授信所剩不多的情况下,永泰能源面临较大的财务风险。一旦债权方要求提前还款,财务风险或将来临。

此外,除了高达432.37亿元无形资产和46.70亿元商誉外,公司还存在428.26亿元资产受限(主要是借款抵押等),占总资产近四成。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永泰能源在持续“开源节流”,不再安排新开工基建投资项目、终止增资晋城银行等。同时,公司相继出售华昇资产管理公司100%股权等,待售资产减少29.35亿元,出让股权产生投资收益7.32亿元等。

不过,从目前来看,资产处置等进度可能未达预期。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