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联证券净利两连降下滑75.46%

2018-06-11 08:16:28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高管及子公司接连遭监管处罚,佣金率连续三年下降

□本报记者魏度 实习生 万少清

港漂不满一年后,江苏无锡的区域性中小券商国联证券(01456.HK)就急着冲击A股市场补血。

国联证券的净资本行业排名50名之后,其大部分业务收入来自江苏大本营,地域特征明显。公司盈利能力曾在国内同行中排名靠前,近几年,先后被当地东海证券等超越。国联证券曾试图借助资本市场突围。2015年公司H股成功上市,只是此次上市并未达到预期。发行价为8港元,此后股价不断下跌,至今年6月8日,跌至2.78港元,跌幅为65.25%。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此次闯关A股,国联证券的劣势也很明显。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已经连续两年下降,且在2017年行业整体小幅下滑的情况下,国联证券的下降幅度超过两位数,其盈利能力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或许是为了抢占市场,公司的佣金率已经连续三年下降。此外,公司的关联交易频繁,风控也面临挑战。近年来,公司高管及子公司华英证券等接连领到监管罚单。不仅如此,公司的一项监管指标连续两年超过监管红线。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国联证券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获得具体回复。

净利连续两年下降超4成

盈利能力减弱或是国联证券闯关A股的主要障碍。

地处江苏无锡的国联证券前身为无锡证券,成立于1991年,2008年完成改制。国联证券虽已走向全国,但其主要业务依然在江苏当地。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拥有12家分公司、71家证券营业部,有50家营业部在江苏省内。

2015年7月6日,国联证券成功登陆H股,但远未达到预期。彼时,公司发行价为8港元,上市首日就破发。此后,股价一直在震荡下探,至今年6月8日收报2.78港元,跌幅已高达65.25%。

港漂不满一年,A股券商上市开闸,IPO常态化,国联证券加入闯关IPO阵营。不过,国联证券的盈利能力呈现持续下滑状态,其上市进程或将受此波及。根据年报,2017年实现收入及其他收入17.92亿元,同比减少23.24%,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3.61亿元,同比减少40.75%。2016年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3.36亿元,同比减少39.06%,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1亿元,同比减少58.53%。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连续两年大幅下降,2017年的净利润较2015年的14.71亿元下降了75.46%。

根据证券业协会披露的数据,2017年,证券行业全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同比下降为5%和8%。而国联证券去年收入及其他收入同比减少23.24%,净利润同比减少40.75%,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作为一家传统券商,国联证券对传统业务经纪业务等较为依赖,而证券交易量及佣金率直接影响公司的经纪业务收入。

2014年至2017年6月,其佣金率分别为 0.72‰、 0.47‰、0.32‰、 0.30‰,3年下滑55.6%。同期,行业平均佣金率分别为0.66‰、 0.50‰、 0.38‰ 、0.34‰。

一风险指标超越监管红线

今年以来IPO常态化 ,但审核趋严。回A意愿强烈的国联证券除了盈利能力下滑外,其与关联方频发关联交易,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

国联证券对传统的经纪业务存在依赖。公司主营业务构成为证券经纪、投资银行、证券投资、资产管理等业务。2014年至2017年6月30日,经纪业务收入分别为7.16亿元、16.75亿元、7.59亿元、2.68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2.95%、54.39%、41.32%、43.31%。

同期,江苏省内营业网点贡献了代理买卖证券实现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的八成以上,这其中不乏关联交易。招股书显,国联证券与国联集团、国联集团间接控制企业、子公司之间存在多处关联交易。在证券经纪业务方面,国联证券向包括国联集团在内的关联方,提供代理买卖证券业务、代销金融产品业务和交易单元席位租赁。

此外,公司还与关联方在资产管理、投资银行、租赁、关键管理人员薪酬等方面存在经常性关联交易。

除了关联交易风险外,国联证券还存在一风险指标超越监管红线风险。2013年3月,国联证券受让浙商期货持有的湖州金泰科技债券“12 金泰 01”,初始投资规模占发行总规模的43.33%。该债券于2014年7月逾期未兑付本息,后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此项投资导致国联证券持有一种非权益类证券的规模与其总规模的比例为43.33%,超过监管规定的不超过20%的标准。

频领罚单由A级被降为BBB级

国联证券频频被监管部门处罚,也暴露了公司内控不力。

今年4月13日,证监会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通报了国联证券时任总裁助理张锋、信息技术部副总经理徐斌武二人操作配偶及第三人证券账户违规买卖股票,使用手机或者在单位使用电脑下单。证监会对二人合计罚没397万元。

其子公司华英证券也因卷入一起中小企业私募债而受罚。江苏金鑫建材曾发行一款中小企业私募债,其未按约定用途使用募集资金,而是将部分募集资金挪用。作为受托管理人的华英证券,在2014年至2016年,其连续三年出具的报告中,均称已按约定用途使用募集资金。2017年8月,江苏证监局对华英证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并要求华英证券整改。

同年11月,华英证券又被四川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原因是,其作为崇州市兴旅旅游景区管理有限公司2014年中小企业私募债主承销商及受托管理人,未有效监督做好募集资金管理及信息披露,所披露信息与实际不符。

国联证券自身也收到过江苏监管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原因是,2015年7月至11月,国联证券频频发生信息安全事件,导致客户无法正常交易。

此外,在江苏证监局的3次现场检查中,因信息技术、交易单元的管理制度不完善、内控执行不到位等,被采取责令改正并责令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措施。

频频领罚单,国联证券在2017年遭遇了降级。证监会发布的2017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显示,国联证券为BBB级,而2016年公司被评为A级。

券商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券商被降级的负面影响不小,除了风险检查次数增加、创新业务试点资格受影响、多缴纳投资者保护基金以外,还会影响到客户与合作伙伴的信心,从而直接波及其融资融券等业务。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