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螳螂应收账款6年增3倍成顽疾 装修工程全国涉法律诉讼284件

2018-05-14 07:14:4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魏度 实习生 万少清

承接了北京鸟巢、国家大剧院、国家博物馆装修工程的的金螳螂(002081.SZ)深陷巨额应收账款压身危机。

这家成立于1993年的装修公司由苏商朱兴良一手创办。2013年,朱兴良家族以189亿元的身家成为江苏首富。然而,朱兴良因涉官员贪腐案,最终在看守所待了19个月后被取保候审。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金螳螂的应收账款近年来持续大幅攀升,6年之间增长了3.33倍。而同期,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幅分别为106.96%、161.66%。

值得一提的是,朱兴良被调查前,其家族突击减持,合计套现超17亿元。

如今的金螳螂发力全屋家装,随之而来的因装修工程质量问题引发的投诉不断。天眼查显示,公司涉及法律诉讼284件。

上周,针对应收账款高企风险、装修工程质量投诉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金螳螂发去了采访函,并多次去电。截至本报截稿时止,未获得具体回复。

超六成资产为应收账款

上市12年来,金螳螂经营业绩快速增长的同时,高企的应收账款也成为其如影随形的顽疾。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金螳螂实现营业收入209.96亿元,同比增长7.12%,净利润19.18亿元,同比增长13.97%。

其实,金螳螂的经营业绩虽然有波动,但总体上仍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金螳螂于2006年11月20日在中小板挂牌,当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7.75亿元、0.67亿元。到2016年,营业收入超过200亿元,净利润也接近20亿元,分别增长10.83倍、27.63倍。

分析发现,公司12年的发展主要分为两个阶段,即从2006年至2011年为第一阶段,2012年至今为第二阶段。第一阶段中,营业收入从17.75亿元增长至101.45亿元,增长了4.72倍,为高速增长期。而在第二阶段,增幅明显放缓,6年间,营业收入增长了106.96%,净利润增长161.66%。

有分析人士称,金螳螂经营业绩两个阶段变化或与贪腐案有关。

公开信息显示,金螳螂实控人朱兴良被指通过“不当手段”获得了大量工程。

上述信息或许也体现在公司的应收账款变化中。

第一阶段,公司的应收账款虽然增长较快,但基本上与营业收入同步,其6年增幅为5.76倍。而在第二阶段,应收账款增长加速,从2011年的41.61亿元增长至去年底的180.25亿元,增幅为3.33倍,远远超过同期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速度。细看应收账款增长情况发现,2013年至2015年每年增长均超过20亿元,三年合计增长91亿元。

去年底,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180.25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85.85%,这意味着当年公司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取得的销售收入有八成是欠账。从欠款规模来看,去年底,公司的资产总额为281.84亿元,应收账款占公司资产总额的63.95%。

实控人案发前突击减持套现17亿

金螳螂另一个备受市场关注的事件是其实控人朱兴良曾身陷囹圄,而在其被查前,其家族突击套现。

朱兴良从木工、油漆工做起,直至成为金螳螂公司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而金螳螂成立于1993年1月,是A股首家装饰行业上市公司,先后参与鸟巢、国家大剧院、国家博物馆、人民大会堂江苏厅等有重大影响力的工程的装修项目,涉足的范围几乎囊括了大型公共建筑的各个领域,被称为“中国工装第一股”。

公开信息显示,朱兴良的事业如日中天,其个人财富迅猛攀升。至2013年,朱兴良家族以189亿元财富夺得江苏首富头衔。

不过,刚刚坐上首富宝座不久,朱兴良就被带走调查,随后被逮捕。直到19个月后被取保候审才走出看守所。

或许早就意识到自己会出事,虽然为金螳螂实控人,但朱兴良并不直接参与公司管理,公司的日常管理全权交给职业经理人。

备受关注的是,朱兴良被调查前,其家族实施了突击减持操作。

公告显示,2013年6月下旬,金螳螂的控股股东金螳螂集团分三次减持,合计减持3790万股,套现10.02亿元。公司第二大股东金羽(英国)有限公司也突击减持了1300万股,加上此前的减持,累计套现6.71亿元。

金螳螂集团的控股股东为金螳螂控股,持有71.04%股权,而金螳螂控股是朱兴良及其侄女朱海琴全资控股公司。而金羽(英国)有限公司系朱兴良全资控股公司。

此外,朱兴良的兄弟、公司副总经理朱兴泉也多次减持,其累计减持套现0.76亿元。

综上所述,朱兴良家族合计减持达到17.4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朱兴良被查前,公司总经理杨震、副总经理王泓等高管也进行了减持。

卷入284件诉讼案

应收账款高企的同时,金螳螂卷入的诉讼案多达284件。

近年来,金螳螂发力家装市场,推出全屋家装概念,转型互联网。如与天猫合作,孵化出家装E站,即现在的金螳螂·家。而随着转战家装市场,公司遭受的投诉不断。

信息显示,2016年下半年,上海市居民黄先生将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一套住房委托给金螳螂进行装修,并与上海金螳螂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签订了装修合同。其结果是,不仅装修工程延期交付使用,且存在装修质量问题。黄先生投诉至装饰行业协会,要求金螳螂赔偿损失。

百度百科显示,因为装修质量问题,金螳螂遭受的投诉不在少数。包括河北廊坊、安徽阜阳等全国多个地方。如阜阳颍州区的居民投诉金螳螂装修质量问题,虽经颍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组织双方调解,仍未达成一致意见。

因为装修质量问题引发的诉讼案也不在少数。如金螳螂就曾向江西九江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九江民生新城镇发展有限公司支付装修款。

根据去年12月23日法院作出的判决,2015年,九江民生新城镇公司曾委托金螳螂装修公司,公司以金螳螂未如期完工、装修工程存在质量等问题拒绝支付962.60万元工程款。

天眼查显示,金螳螂涉及的诉讼案多达284件。200多件诉讼案中,除了劳动纠纷外,装修合同纠纷占多数。

毫无疑问,多达数百件诉讼案,不仅需要公司付出大量的人力无力来处置,还会影响到公司声誉。此外,诉讼案还可能存在败诉风险。

令人意外的是,近几年来的年报中,金螳螂并未对这些案件进行披露。如2017年年报,公司称不存在重大诉讼仲裁案。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