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禁运危机下,76岁创始人侯为贵紧急出山!一文带你看懂事件始末、影响

2018-04-20 10:26:59 来源:长江商报网综合

中兴高层正为禁运事件在外奔走。

高层为禁运事件在外奔走

对于中兴通讯而言,来自美国的制裁正给企业带来一场史无前例的危机。

近两日,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与另外两位高管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的背影照在科技圈人士朋友圈不断被转发。据业内知情人士称,针对美国政府的制裁禁令,今年76岁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周一听到消息后就立马为此事开始四处奔波。


中兴方面对此并未回应。从照片中的机场显示屏信息来看,当时时间为“13:28”,由于记者在4月18日午间已经在朋友圈看到这张照片,据推测,拍摄时间应该为4月17日中午。从背影推测,从左到右三者依次为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中兴通讯总裁赵先明。他们的目的地当前尚不知晓。

2016年1月7日, 75岁的侯为贵宣布将执掌30年的中兴通讯交给新一届董事会。

2016年3月7日,美国商务部指责中兴通讯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对中兴通讯实行禁运。

通过内控整改及更换管理层,2017年3月7日,中兴与美方达成协议,公司支付8.9 亿美元罚款,还被处于暂缓执行的7年出口禁运,如协议有任何方面未满足或再次违反出口管制条例,该禁令会再度激活。

此前,中兴通讯还发布了一封内部信,表示公司正在全面评估此事件对公司可能产生的影响,与各方面积极沟通及应对,还第一时间成立了危机应对工作组,并号召员工团结一致共渡难关。


以下为内部信全文:

公司全体同事:

4 月 16 日,美国商务部对公司激活了拒绝令。公司高度重视,第一时间成立了危机应对工作组。当前,公司各个领域都在分析并制定应对举措,全力以赴、直面危机。在这样艰难的时刻,我们需要八万中兴人共同的力量,在此我呼吁并要求全体员工:

希望大家坚定信心、团结一致、共渡难关。公司正在积极沟通并做出最大的努力来促进危机的解决。

希望大家保持平稳的心态,坚守好各自的工作岗位。每位员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对公司最大的支持。

希望大家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议论,不传播,不盲目猜想。公司会向大家披露事件后续进展。

我们身处复杂的国际形势下,过去两年公司在合规治理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全体员工都参与其中并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禁令的消息发出后,当日,中国商务部也对此事作出回应:中兴通讯与数百家美国企业开展了广泛的贸易投资合作,为美国贡献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希望美方依法依规,妥善处理,并为企业创造公正、公平、稳定的法律和政策环境。商务部将密切关注事态进展,随时准备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4月18日,有消息称,中兴通讯在内部正式通告所有员工,必须立即停止所有与美国出口禁令相关的业务。中兴方面也正在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就禁止出口令的部分内容提供解释性指导。中兴官方并未对此回应。

今日(4月19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19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再次强调:

美方行径引起了市场对美国贸易和投资环境的普遍担忧,美方的行为表面针对中国,但最终伤害的是美国自身,不仅会使其丧失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还会影响成百上千的美国关联企业,将会动摇国际社会对美国投资和营商环境稳定的信心。

希望美方不要自作聪明,否则只会自食其果。

也希望美方不要低估中方的决心,如果美方坚持通过单边主义的保护政策,不惜伤害中美两国企业利益,企图遏制中国发展,迫使中国作出让步,那是打错算盘,中方坚决捍卫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决心和信心不会有丝毫动摇,我们会进行坚决的斗争。

中兴通讯是全球第四大、中国第二大通信设备制造商。目前,中兴通讯占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约10%的市场份额,占中国电信设备市场约30%市场份额。

事件回顾:如何发酵的?

美国商务部周一(美东时间4月16日)发表声明称,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 7 年,直到 2025年3月13日。

此次事件是中兴之前接受美国罚款的后续。2017 年3 月,由于中兴违反美国禁令,向伊朗和朝鲜非法出口电信设备,中兴同意支付11.9 亿美元的罚款和没收款项。

美国商务部现在认为,中兴在2016 年和2017 年向BIS 做了虚假陈述:中兴原本同意开除涉案的4 名高管,并对其他35 名员工进行惩罚或消减奖金等,但实际上中兴仍向涉案人员支付了全额奖金,且并未发出训戒函(failed toissue letters of reprimand)。

此前,在 2016 年、2017 年,中兴遭到美国商务部调查施以制裁时,外界预测,如果中兴真的遭到美国制裁,中兴所受到的伤害,将不只是短期的财务损失,更可能的是就此一蹶不振的倒地不起。

2017 年 3 月中兴认罪,并同意支付 8.92 亿美元罚款,就美国指控其违法向伊朗及朝鲜出售美国科技及妨碍司法调查达成和解,后续中兴若违反与美国商务部的协议,还须额外支付 3 亿美元罚款,一纸协议结束长达了 5 年的调查。


图片来源 / DeepTech深科技

中国电子产业的缺“芯”之痛

此次中兴通讯的禁运事件,反映了中国电子产业的缺芯之痛。

国内虽有1380家芯片设计公司,但是产业仍属薄弱,禁运对于通信产业冲击较大,也敲响了半导体产业的警钟,自主可控不仅仅是口号,而是涉及到国家安全,国计民生的要务。中国不单要行远志,大张旗鼓建设晶圆厂,更要韬光养晦,从小处着力,支持本土芯片设计公司。

本次中兴通讯的禁运事件,对于通信产业冲击较大,也敲响了半导体产业的警钟。不过,业界对半导体国产化进程保持谨慎态度。

华泰证券研究员周明认为,中兴通讯上游受制于人,被禁止购买美国公司元器件产品,突显国产替代的重要性。

周明在研报中称,我国通信行业经过多年的发展,诞生了诸如华为、中兴通讯等龙头企业,占据了全球高端通信设备制造产业的半壁江山,但上游核心电子元器件的缺失问题不容忽视。目前来看,美国公司的CPU、FPGA、AD/DA、射频芯片、高速光模块、DSP等高端电子元器件在全球市场都几乎无可替代。此次事件突显了国内关键芯片及上游零部件自主可控的重要性,相关领域的发展有望提速。

川财证券分析师欧阳宇剑认为,目前关键器件基本完全依赖进口,芯片国产化需加速。当前国产芯片相比美国等国际领先水平差距较大,基站芯片的国产率几乎为零。本次美国商务部制裁中兴通讯的事件再次给大陆芯片行业敲响了警钟,芯片国产化进程需加速。

招商策略研报认为,美国贸易战直指“中国制造2025”,反映了美国开始忌惮中国在中高端制造业领域的崛起,此次禁运事件再次告诉我们,没有自主创新、不掌握核心技术,就会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掉队。从长远来看,我国必须加快国内自主创新的步伐,尖端科技产业国产化势在必行,国家将大概率超预期地加大对短板产业(集成电路、光模块等)的支持力度,长期看好大国意志(集成电路、云计算、创新药、OLED、军工等)主题崛起。

中金公司认为,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施加出口权限禁止令,若不能在1-2月内达成和解,会影响通信设备和手机等业务的正常生产与销售,同时对当前全球和中国的运营商网络建设带来一定影响,并有可能影响未来5G网络的推进。

近年来随着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迅速发展,中国芯片的自给率已经得到很大提高。但是中国半导体产业仍然面临很多困局:

第一、全球的芯片产业格局已经固化,被头部芯片公司牢牢控制;

第二、中国高端芯片对进口依赖较高,尤其对美国依赖过高;

第三、国内芯片自产率仍然比较低。

1)全球的芯片产业被头部芯片公司牢牢控制,尤其是美国的公司。根据IC Insight公布的数据,全球10大半导体公司,美国占了5家。存储芯片方面,2017年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3家共计占95%的DRAM市场,而NANDFlash市场则被三星、东芝、西部资料、美光、SK海力士和英特尔6家瓜分。在这种情况下,其它芯片公司短时间内很难改变这一格局。在移动端的芯片方面,Counterpoint对2017年第3季的统计资料显示,高通以超过40%的市占率位居第一,苹果以20%的市占率位列第二,之后是联发科、三星以及中国的海思、展讯。

2)中国芯片对美国依赖过高。商务部2017年5月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显示,美国出口的15%的集成电路都销往中国。高通(Qualcomm)2017财年在中国大陆的营收为145.79亿美元,占总营收的65%;美光(Micron)2017年在中国大陆市场的营收达104亿美元,占其总营收的51%。RRU基站、光通信领域的芯片自给率比较弱。


短期影响来看,本次事件或许能刺激国产化进程,比如在保证品质前提下通讯电子厂家会尽可能考虑中国产品,但是在暂时不能一刀切。从国产化进程来看,短期内还是会按原有进度继续,在一定程度上,该怎么交学费还是要怎么交学费。客观来讲,逐步替代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美国也是经过很多年发展。

从通讯产品本身来讲,认证周期漫长,短期替代很难做到,另外国产芯片即便替代也不可能做到100%。

从另一个维度来看,禁售本身,也能不能过于苛责国产化进程,芯片国产替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专家指出,哪怕换作诺基亚、西门子也无法做到完全国产化。当今半导体产业是个高度市场化、全球化的,半导体产业发展主要要靠真本事,并不是政府扶持、补助能起来的。目前国内半导体在成本上具有优势,工程师红利持续释放,加上高端人才流动,预计技术上会持续攻克。

外资芯片公司高管向媒体表示,半导体产业链上只要中国能够将其中的任何一环攥在手里,都是可以掌握话语权的,就与日本有设备和元器件、韩国有内存一样。

教训何在?合规,中国企业的新挑战

中兴通讯案例对许多正处于全球化中的中国企业来说都具有警示意义。

中国贸促会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专家委员会的几位委员就中兴通讯公司最新被制裁一事进行讨论,他们认为:

中兴通讯遭受巨额罚款暴露了企业管控合规风险的能力滞后以及企业合规管理体系的重大缺陷。

首先,中兴通讯对防范出口管制合规管理的重视程度不够,缺乏对出口管制合规风险的正确评估和认识。在美方于2012年3月立案调查后,中兴没有采取必要的出口管制合规管理措施,反而想方设法规避美国出口管制规定。

其次,中兴通讯在已经受到美国政府调查的情况下,仍然没有能够把握机会堵住合规管理的漏洞,反而采取了不配合的态度,导致公司面对的出口管制合规风险进一步升级,最终导致公司在出口管制方面的合规管理完全失控。

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披露的信息显示,2016年3月BIS将中兴通讯及其三家关联公司列入“实体名单”的决定,是基于其获得的两份中兴通讯机密文件而做出的,这两份分别名为《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公司出口管制相关业务的报告》与《进出口管制风险规避方案》的机密文件描述了中兴通讯通过设立、控制和使用一系列“隔断”公司绕开美国出口管制的方案。

其三,中兴的合规管理体系存在重大缺陷。中兴的合规管理部门没有向董事会直线报告的渠道,而CEO或者销售部门拥有决策的权力可以轻易突破合规管控。因此,合规部门需要独立的架构和汇报线,否则风险无法传达给公司高层领导,,导致合规管理形同虚设。

其四,近年来,中兴通讯自主技术发展迅速,但是一些技术含量很高的关键器件还依赖国外供应商。例如中兴通讯全球价值链所采购的高速光通信接口、大规模FPGA等核心部件按照出口管制规定被美国企业停止供货,中兴通讯生产难以为继。这是中兴通讯被迫与美国执法当局和解的根本原因。

通过完善的合规管理体系和深入人心的合规文化抵御合规风险,已经成为现代全球型企业的软竞争力,而合规竞争也成为企业全球竞争的新规则。如果缺乏以合规体系和合规文化为核心的软竞争力,就难以适应全球竞争新形势。

中兴通讯案例是中国企业合规管理的里程碑式的事件。中国许多公司同样缺乏完善的合规管理体系和植根于企业员工的合规文化,非常有必要借鉴中兴案例和其他国外相关案例。

与中兴相反,吉利公司在权衡利弊之后,放弃向伊朗出口1500台沃尔沃轿车的机会。同期也有中国公司接受了在伊朗开采石油的订单,但是有效控制了风险,没有被美国抓住处罚把柄。有风险往往有商机,大风险往往蕴含大商机,问题在于能否识别风险和掌控风险,这方面我国企业还需要积累经验。

由中兴案例出发,我们认为,中国企业进一步加强合规经营能力建设,需要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促进合规从高层和企业文化做起。只有当企业文化强调诚信与正直,并且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作出表率,合规才最为有效。

二是合规部门应该在组织原则上保持独立性。不论一家公司如何组织其合规部门,该合规部门都应该是独立的。同时,应该由一名集团合规官全面负责合规风险管理。而且,合规部门有向高级管理层,必要时,向董事会或董事会下设的委员会自由报告的权利。

三是促进企业合规管理制度的落地,特别是加强具体管控措施的执行。如果企业有合规制度但不去执行,可能比没有合规制度更糟糕。。

四,积极促进企业合规管理是政府的新责任。近年来,发达国家政府对于企业合规的监管日益严格。比如,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和英国的反贿赂法都加大了对企业违规的处罚力度。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世界银行以及国际标准化组织等国际组织也在推动企业的诚信与合规经营。

国家标准委已经把国际标准化组织2015年发布的“合规管理体系指南”(ISO19600)作为中国标准加以推进,建议其他政府部门对此加以支持,例如证监会可以考虑要求上市公司设立专门的合规管理机构并发布合规管理报告。

国资委在2015年颁布了《关于全面推进法治央企建设的意见》,强调“着力强化依法合规经营”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2016年国资委选择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等五家大型央企开展合规体系建设试点工作。在此基础上,建议国资委在全部央企和地方国企推进合规管理体系建设。建议全国工商联参考国资委做法,积极推进民企合规管理体系建设。

在推进企业合规管理体系建设中,相关社团组织也大有可为,例如有数千家大型企业会员的中国企业联合会,还有中国工业协会,中国外资企业协会,中国投资协会等全国性企业组织,也应该促进所属会员诚信合规。

(21世纪经济报道)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