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让公立医院“回归”公益属性

2018-01-02 02:08:3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全面取消药品加成 破解“以药养医”痼疾

□本报记者 刘倩雯

家住武汉市汉口地区的李先生,患有重症高血压。回顾2017年,“买药的开销减少”是让他感到非常高兴的事情之一:2017年,李先生到市中心医院开药,全部是按医院的进价拿药,比上一年节省1130.53元。

李先生并不是个案,2017年,我国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继续攻坚克难,勇趟改革“深水区”。全国所有公立医院已全部开展综合改革,取消了实行60多年的药品加成政策,“以药补医”机制告别历史舞台。

全面取消药品加成

“以药养医”是公立医院改革着力破解的痼疾。长期以来,一些医疗机构存在滥开大处方等逐利倾向,违背公立医院姓“公”本质,破坏了群众的信任度与获得感。2009年新一轮医改启动以来,我国一直将取消药品加成作为破除“以药养医”机制的突破口。

今年4月,国家卫计委等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工作的通知》,设定“时间表”、绘制“路线图”,拉开了我国全面取消药品加成的大幕。国家卫计委数据显示,今年全国所有公立医院已取消药品加成,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已推广至全国338个地市。

在辽宁,全省多家城市公立医院实现按进价“零差率”销售药品,通过价格杠杆促进医院从“卖药品”转向“卖服务”。同时同步降低相关检查费用,理顺医疗服务价格。仅沈阳公立医院就有747个检查项目价格下降,降幅达8%至50%不等。

“肿瘤患者、慢性病等长期服药患者,对取消药品加成的感受最深。”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张明香举例说,某种抗病毒药物患者每个月至少需使用4支,医改后每支降价75元,一个月省300多元,一年省4000元。“有的患者一吃就是5年、10年甚至更长时间,长期积累下来就是一大笔钱。”

在重庆,全部取消药品加成不断推进的同时,卫生计生部门和相关医疗机构还合理提高诊疗、护理、手术等体现医务人员劳务价值的服务价格。通过破除“以药养医”,推进公立医院逐步回归公益性。

在2017年12月16日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家庭健康大会上,北京市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公布了北京市医改的相关数据:

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实施8个月来,全市共节省了62亿元医疗服务费用。该市药品阳光采购金额为397亿元,采购价格明显下降,平均减少8.5%,费用节约了33.6亿元,预计全年能节约35亿元,明显好于改革设计之初的预期。

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武汉医改运用的是组合拳。今年3月,“带量采购”进入武汉药品采购领域。武汉市公立医院使用量较大的首批18个品规药品,由过去的各自招标采购,变成集体采购。“带量采购”,即带着巨大的采购量采购,倒逼药品供应环节不得不考虑价格上的让步。半年多的时间,药费同比下降29.13%,节省资金2036万元。

同时, 武汉市“阳光采购”还出现在高值医用耗材的招标采购中。公开采购高值医用耗材平均降幅达18%以上,节省资金3.7亿元。其中,单品降幅最高的达73%,一种进口植入式心脏复率除颤器的价格直接节约了52000元。药品、耗材虚高的价格水分被不断挤压。

控制费用成医院考核硬指标

除了取消药品加成从源头斩断以药养医利益链,武汉市还给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下“紧箍咒”。

在武汉看病,各家医院门诊、住院的均价是多少,上升还是下降,武汉市卫计委官网公开透明,一清二楚。这是省、市、区各级卫生计生管理部门的硬性要求,对武汉地区二级以上公立医院的10项费用指标进行公示,对控费不好的医院进行通报并约谈医院院长,从而倒逼医院加强医疗控费。

数据显示,2017年1至9月,武汉市属13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和服务数据与去年同期相比,医疗总费用同比增长9.69%,低于近三年14.44%的平均增幅;门诊急诊次均费用同比增长0.97%,低于近三年3.1%的平均增幅;住院例均费用同比增长3.46%,低于近三年5%的平均增幅。

2017年,家住武汉市江夏区的张婆婆带着肩关节粉碎性骨折的女儿来到武汉市第四医院手外一科,希望国内著名的手外科专家邢丹谋教授能为女儿做手术。“我们去其他医院看过了,医生说要换关节,手术费都得好几万。”张婆婆希望邢丹谋能帮女儿把碎掉的关节“拼”起来。邢丹谋仔细检查后,让张婆婆宽心,她女儿没必要换关节,并且详细告知了手术方案,花费比换关节便宜一半不止。

长江商报记者从该院的运行数据了解到,该院在传统强势学科关节、创伤外科,人均住院费用由去年的4.6万元降到3.2万元,降幅惊人。

“患者住院支出的减少,主要是高值耗材的支出减少。”该院的耗材“总管”、设备部主任何思毅说,该院自今年6月1日起执行的新采购价,减少了流通环节,平均降幅在35%到40%。在取消耗材加成的医改大背景下,医院的收入总量虽然减少了,但耗材价格的下降让医院支出也少了,医院的收入结构更趋于合理,对医院的影响不大,关键是患者的医疗支出会有显著减少。

湖北省卫计委党组成员、副主任阮力艰介绍,2017年7月31日,湖北全面启动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在鄂国家部委医院、部队医院、国企医院、学校医院同步参与属地改革,提前实现了全面推开的改革目标。在全面取消药品加成的基础上,系统推进公立医院管理体制、运行机制、价格调整、人事薪酬、医保支付等综合改革,实现了新旧体制平稳转换,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初步建立。

2017年9月中上旬,湖北省卫计委在其官网上公布了2017年上半年14家部省属医院费用控制情况,这14家部省属医院包括同济、协和、武大人民、中南等代表江城优质医疗资源的大医院。其中,有7家门诊病人次均医药费用不同程度下降,比如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同比下降达15.57%。住院病人人均医药费用方面,有6家医院同比下降。平均住院天数方面13家医院均下降,仅省妇幼保健院小幅增长。

◎链接

医用耗材国家谈判成为现实

促进医疗成本降低

呼吁多年之后,医用耗材国家谈判终于成为现实。2017年9月,国家卫计委发布了《关于开展国家高值医用耗材价格谈判企业申报工作的通知》,确定将药物冠状动脉支架系统、人工髋关节假体、植入型心律转复除颤器系列、心脏再同步化治疗系列作为谈判试点产品,采取以市场换价格、谈采结合的方式,集中公立医院(含部队医院)高值医用耗材市场份额,与生产企业进行谈判,形成统一采购价格。

据了解,这是国家首次针对高值医用耗材展开价格谈判,与之前的药品谈判有异曲同工之处,其目的就在于减轻医保压力、降低医疗支付费用。

首批谈判试点的四个品种都集中在进口产品上,有的品种甚至基本被进口商垄断。实际上,国家谈判“瞄准”高值医用耗材并非一天两天。此前,国办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提出要“逐步增加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药品品种数量,合理降低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药品价格:进一步推进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上公开交易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谈判高值医用耗材之前,2016年,国家卫计委谈判成功的3种药品——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降价均在50%以上,其中替诺福韦酯价格降幅为67%,谈判后月均药品费用从1500元降至490元;吉非替尼价格降幅为55%,谈判后月均药品费用从15000降至7000元;埃克替尼降价幅度为54%,谈判后月均药品费用从12000元降至5500元。

2017年,通过国家医保谈判的36个药品,平均降价幅度为44%,最高达到70%。但上述两轮谈判中,也有部分药品生产企业,在经过价量评估后,退出谈判。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