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诺奖得主帮你战胜“拖延症”

2017-10-10 06:55:19 来源:长江商报

    昨日上午,诺贝尔经济学奖于斯德哥尔摩揭晓,瑞典皇家科学院秘书长约兰·汉森宣布,将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理查德·塞勒,以表彰“他对行为经济学的贡献” 。

    现代人很多人患上的“拖延症”,这绝对是挡在幸福面前的大山。想越过这座大山,你不妨试一试刚获得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的理论。

    拖延症是通往幸福的绊脚石

    先说说“拖延症”,“患者”每当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就经常性陷入严重焦虑,比如先要把所有综艺节目统统看一遍,再洗个澡放松心情,然后开始吃各种零食填补空虚的内心,拖着拖着,直到实在拖不下去了才开始熬夜把该干的事情做完。当然,最后事情是完成了,但如果准备得更充分一些,效果一定会更好。

    且不说患上“拖延症” 是否浪费时间,影响了最后成果,单就是这种“明明知道该去做,就是不去做的‘愧疚心情’” ,就足以折磨死很多人。

    塞勒提出心理账户概念

    身为芝加哥大学行为科学教授的塞勒提出了行为经济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心理账户。个体在做决策时往往会违背一些简单法则,从而做出非理性的消费行为。

    比如说,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做理性选择,我们就一定会去健身,因为人人都知道好身体的重要性。可事实上,即使我们知道,却因为健身这件事在我们“心理账户”中的地位没有那么高,我们就会因为心理原因,做出并不符合我们实际利益的事情。那怎么办呢?只要我们找到那个最重要的“心理账户”,而将我们要做的这件事跟那个“账户”关联起来,我们就会更有动力去行动。

    拿健身来举例:相信很多人有过如下的经历,深感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生了娃变得越来越胖,健身卡买了一张又一张,可惜去的次数少的可怜。不是不知道健身的重要性,可就是动不起来啊。

    仔细一分析,健身、减肥真的是我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吗?由于前段时间老加班,跟父母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大大减少,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你可能发现家庭可能才是最重要的。

    塞勒说,这就好办了,只要把健身这件事从“健康账户” 划到 “家庭账户”, 就找到了新的动力点。

    于是你可以开展家庭健身计划。不仅自己一个人去健身房,还安排跟老公一同健身,享受家庭时光,还在每周五晚上带孩子去湖边骑车跑步。

    这样一来,健身和家庭两不误,健起身来动力十足。塞勒的理论看起来很高深,但实际应用起来人人都可以懂。

    (本报综合)

    ◎观点

    金融市场的“韭菜”

    是如何被榨干的

    华尔街早在几十年前就发现了加快自己利润增长的秘密。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教授理查德·塞勒在其两卷本经典著作《行为金融学进阶》中揭示了其中的基本概念。他的理论没有太高深的内容:华尔街“需要非理性、信息极其闭塞、愿意持有价格过高资产的投资者”,也就是你们——广大的小散即韭菜。

    华尔街的“加快回报”仅仅意味着银行业内人士及股东可获得更多的收益,而广大散户却永远没份,公众利益也是如此。

    明白了吗?华尔街绝对不想要理性而且消息灵通的普通投资者。于是,交易员、经纪人、财务顾问和专家们便使出花招来糊弄小散,设置障碍,不断让投资者做出不理性不明智的决定。他们会做出任何事情以持续不断地掠夺小散的市场收益,先锋基金的创始人杰克·博格尔(Jack Bogle)将这些人抢来的部分称为“内部人士要得的1/3”。

    记住,华尔街可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让内部人士变成巨富,让股东变富。公众利益与世界上其他人从来都没被包括在他们的竞争算法中,从来没有。

    ◎奖金

    诺贝尔奖金提至900万瑞典克朗

    9月25日,瑞典的诺贝尔基金会宣布,将今年诺贝尔奖各奖项奖金提高100万瑞典克朗,向获奖者给予900万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734万元)。

    奖金通过管理瑞典化学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产来获得,基金会以财务问题为由,2012年从此前的1000万瑞典克朗减少至800万瑞典克朗。针对此次提高奖金,基金会解释称是因为财务状况得到了改善。

    诺贝尔奖包括生理学或医学、物理学、化学、文学、和平和经济学6个奖项。每年10月宣布获奖者,12月举行颁奖仪式。

    近十年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2007年

    美国经济学家

    莱昂尼德·赫维奇

    埃里克·马斯金

    罗杰·迈尔森

    2008年

    美国经济学家

    保罗·克鲁格曼

    2009年

    美国经济学家

    埃莉诺·奥斯特罗姆

    奥利弗·威廉森

    2010年

    美国经济学家

    彼得·戴蒙德

    戴尔·莫滕森

    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季斯

    2011年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

    克里斯托弗·西姆斯

    纽约大学

    托马斯·萨金特

    2012年

    美国经济学家

    阿尔文·罗思

    劳埃德·沙普利

    2013年

    美国经济学家

    尤金·法马

    拉尔斯·彼得·汉森

    罗伯特·席勒

    2014年

    法国经济学家

    让·梯若尔

    2015年

    拥有英国和美国双重国籍的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知名微观经济学家

    安格斯·迪顿

    2016年

    哈佛大学

    奥利弗·哈特

    麻省理工学院

    本格特·霍斯特罗姆

    我会以非理性方式花掉奖金

    理查德·塞勒在获奖后被问及,是否会很“人性地”使用这笔奖金。他的回答是,“我会尽可能地用非理性方式花掉奖金。”

    理查德·塞勒。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