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制设备一个华侨的千万融资梦

2015-07-27 00:49:10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潘玲的癌症免疫新疗法已缓解50名患者症状,预计市场规模可达350亿美元

□本报记者 刘倩雯

作为回武汉“创业创新”的归国华侨,潘玲这两年来一直因“资金”而失落。

“这超出了我的理解,身边这么多人患病,且治疗手段有限。”两年前,美国华侨潘玲回武汉探亲,发现身边亲戚朋友不少人患上癌症,且几乎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于是,当时在美国一家顶尖研究机构从事免疫细胞治疗癌症课题研究的潘玲,决定将自己所研究的技术带回武汉,创建实验室,推广免疫疗法,延长癌症患者生命。

虽然潘玲从美国带回了最新的CAR-T治疗技术,但她却因为资金问题无法购置相关设备。尽管未来十年,免疫疗法的市场规模可达350亿美元,但当前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仍是创业初期的融资难。潘玲希望能通过长江商报向外界求助风投——融资千万,一起来做她推行的“CAR-T”抗癌技术。

创建湖北首家细胞治疗肿瘤研发中心

办公室里,潘玲一件白色T恤衫,戴着眼镜,简单干净;实验室里,全副武装的她,带着学生,严谨干练有条理。

潘玲今年58岁,是武汉东西湖人,曾在东西湖医院当过小儿科医生。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上海细胞生物研究所,1999年,她在上海第二医科大学读博士后。这一年,她获邀留学美国。在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所从事细胞生物学研究20余年。2006年,她获得了在美国一家顶尖研究机构工作的机会,从事免疫细胞治疗癌症的课题研究。她的同事中,有3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2012年,原本回汉探亲的她,决定留下来创建细胞治疗肿瘤研发中心,推广免疫疗法,延长癌症患者生命。

“2012年回吴家山,本来是看望父母,和老朋友们聚聚,结果接二连三听到周围的亲戚朋友患上癌症的消息,我实在是觉得震惊,超出了我的理解,我觉得不应该是这么多。”潘玲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她一回到武汉,就得知姑奶奶家有两人患上癌症,老人的一个女儿患上了淋巴瘤,一个媳妇得了乳腺癌。

不出一周,潘玲在陪父母去餐馆吃饭时,遇到了小学同学,“我当时就觉得她气色不是很好,她告诉我,她得了胃癌,她姐姐也是胃癌晚期。”

这一切冲击着这位在美国顶尖研究机构从事免疫细胞治疗癌症课题研究的科研人员。于是,潘玲毅然决定将自己所学所研究的技术带回武汉。2013年,她在东西湖区建湖北第一家细胞治疗肿瘤研发中心,希望用全球最前沿的干细胞和免疫细胞技术,给中国癌症患者新生希望。

潘玲所带回来的科技项目,得到了吴家山海峡两岸科技产业园的认可。目前,在欧美发达国家,运用免疫细胞治疗肿瘤,已是最常用和最前沿的技术,也是最有可能解决肿瘤疾病的治疗方法之一。在美国,用免疫细胞治疗皮肤癌,治愈率达到57%。

已缓解50名癌症患者症状

从一个科学家到一个企业家,纯粹的学术研究者潘玲,时隔一年仍在艰难地适应着这个角色的转变。

免疫疗法是一项被许多癌症患者称为救命稻草的治疗方法:抽出病人的血液,在体外培养“一支狙杀癌细胞的军队”,再回输到患者体内。在中国,此项治疗方式虽已在各地纳入医保报销的新兴治疗方法,却因技术、资金、人才等各方面的原因,无法全面展开。

潘玲创建实验室后,先后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东西湖医院签订协议,建立CTL实验室。“我们这个实验室投入使用后,缓解了50名癌症患者的症状,这项技术的基本原理就是利用病人自身的免疫细胞来清除癌细胞。”潘玲解释说。

她从美国带回来的细胞免疫疗法初见成效,但潘玲仍旧不满足,“这个只是CTL,只能缓解痛苦,延长生命。我想做的是,把美国最好的技术带回国,建立CAR-T实验室。”

“CAR-T治疗是一种新型细胞疗法,已经出现多年,但近几年才被改良使用到临床上。它的基本原理就是利用病人自身的免疫细胞来清除癌细胞,但是不同的是,这是一种细胞疗法,而不是一种药。”潘玲说。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CAR-T治疗,简单来说就是从癌症病人身上分离免疫T细胞,再利用基因工程技术给T细胞加入一个能识别肿瘤细胞,并且同时激活T细胞杀死肿瘤细胞的嵌合抗体,T细胞立马华丽变身为高大上的CAR-T细胞。

“它不再是一个普通的T细胞,它是一个带着GPS导航,随时准备找到癌细胞,并发动自杀性袭击,与之同归于尽的‘恐怖分子’T细胞!”潘玲称,基因转染之后,T细胞需要体外培养,大量扩增CAR-T细胞,一般一个病人需要几十亿,乃至上百亿个CAR-T细胞,且病人体形越大,需要细胞越多。然后将扩增好的CAR-T细胞输回病人体内。

据长江商报记者了解,美国最早接受CAR-T治疗的一批人中,有30位白血病患者,他们已经历了各种治疗方法。通常情况下,他们的生存时间不可能超过半年。死马当活马医,他们成了第一个吃CAR-T这只螃蟹的人。

结果这批吃螃蟹的人震惊了世界,27位病人的癌细胞治疗后完全消失,20位病人在半年以后复查,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癌细胞。

希望融资1000万推动项目

“我虽然掌握最新的CAR-T治疗技术,但这项技术在我现在的CTL之前,需要一个基因转染的设备,而正是这个设备制约了我实验室的发展。”潘玲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购置这样一台基因转染的设备需要1000万元。“如果可以,我希望凭我所掌握的技术能融资1000万,一起来做CAR-T。”潘玲希望借助长江商报,让更多的人了解免疫疗法,有更多资本愿意入驻。

事实上,在国外这一技术已经获得资本的青睐,2014年6月,只有19名员工的KITE生物技术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一天之内狂揽1.3亿美元。仅仅过了两个月,同样不到20人的JUNO生物技术公司对外宣布,成功一次性融资1.3亿美元。这两个小公司没有任何收入,没有一个上市的药物,仅凭它们掌握了CAR-T的技术,获得了1.3亿美元的融资。

而在中国,目前,市场排名第一位的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8月,现在已经与30多家医疗机构开展了合作,据招商证券研究报告披露,该公司在2013年的收入接近5亿元。

而目前这一技术也得到相关部门的认可,2007年,国家发改委、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了关于生物细胞免疫治疗酌情收费的通知,首次将免疫疗法的价格纳入监管范围。自此以后,全国各地陆续将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在2012年版的《全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中,细胞免疫治疗的项目编码为KND48101,计价单位为每次。

截至目前,细胞免疫疗法已在全国多个地区纳入医保,报销比例80%左右,最高的接近90%。目前湖北、河南、广东等地已纳入医保。

招商证券援引美国花旗银行的分析,未来十年,免疫疗法的市场规模可达到350亿美元。资本市场对免疫疗法的前景同样看好,近年来,涉及免疫治疗的并购案例也不断出现。

潘玲博士。 本报记者 徐楚云 摄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