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打赢经济“淮海战役”

2015-07-13 01:15:46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临危受命稳定上海物价,八城同抛纱布致使价格跌一半

当前的股市,除了各种救市措施以外,公安部正会同证监会打击做空。这很容易让人想起五六十年前的一场,经济领域的“淮海战役”。而领导这场“战役”的,是发起过工人和农民运动,领导过中央特科,从事过中央组织工作,后转向经济领域,主持中央财经工作,被人们称为“共和国掌柜”的陈云。

在陈云纪念馆里,那些泛黄的照片和珍贵的实物,生动再现了1949年7月下旬,这位“红色掌柜”奔赴上海,通过“银元之战”、“棉纱之战”、“粮食之战”等几次斗争,使哄抬金融物价的投机资本家遭到沉重打击,很快稳定了全国的金融物价。

1949年,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党中央开始描绘共和国蓝图。然而,西方国家却预言: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打80分,在经济上可能只能打零分。

从东北进关后,主持中央财经工作的陈云说,“根据情况办事,过去是‘小摊摊’,现在要搞大城市的‘大买卖’。”陈云所说的大城市,首先就是上海。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解放第二天,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就发布规定,以人民币1元收兑金圆券10万元。起初收兑工作十分顺利,但上海旧经济势力利用人们长期以来形成的担心钞票贬值的心理,掀起银元投机风潮。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原来一块银元值100元人民币,6月3日就涨到720元,6月4日涨到1100元。虽然当时上海投入流通的人民币近20亿元,大部分却浮在市面。有的商号还拒收人民币。6月8日,陈云主持起草《中共中央关于打击银元使人民币占领阵地的指示》。6月10日,上海市军管会按照中共中央的部署,查封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

经此一役后,上海市场物价仅仅平静了十多天,投机家又由银元投机转向大米、纱布和煤炭投机。6月下旬,物价开始波动。6月23日每石大米的价格是人民币1万1700元,7月16日升至5万9000元,7月18日更高达6万5000元。一时之间,人心不安。

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委托陈云到上海稳定物价。

每石大米人民币1万1700元

物价飞涨

在陈云纪念馆,可以看到1949年7月10日,陈云为中央财政经济部起草的“关于在上海召开金融贸易会议问题给华东财委并告华中、东北、西北各财委”的电报手稿。

1949年7月27日到8月15日,陈云在上海主持召开各解放区财经会议。会议分综合、金融、贸易、财政四个小组进行讨论。来沪之前,陈云曾设想要将上海的厂校及人员疏散,但在经过调查研究后,陈云综合与会者意见,决定改变原有想法,立足于恢复与发展生产来解决问题;并决定通过建立统一的发行库,建立全国性的花纱布公司、中纺公司、土产公司;提出精简节约、全国各地调拨物资支援上海的应急措施等一系列手段,将整个财政经济工作的大盘子摆好了。

据原轻工业部部长杨波回忆,当时陈云每天都要看三张统计表:一是上海、天津、北京、武汉、西安等主要城市的物价变动情况统计表;二是这些主要城市国营贸易公司的重要物资库存情况统计表;三是各地的税收收入、货币投放和财政收支情况统计表。

奔赴上海每天要看三张统计表

在会议期间和会后两个月,各地物价相对平稳。但从1949年10月15日起,全国物价猛涨。在10月一个月内,全国物价平均上涨44.9%。上海的涨风由纱布带头。陈云说“老百姓不仅在军事上、政治上看我们,他们还透过经济看我们,看物价能不能稳定,还饿死不饿死人。这些问题是老百姓关心的,也是对我们的考验。”

陈云预计,物价综合指数要比1949年7月底上升两倍,才能使两者大体平衡。11月中旬,物价又涨了两倍,涨势渐趋稳定,他判断时机到了。11月25日,中财委下令,同时在上海、天津、北京、沈阳、武汉、西安等八大城市大量抛售物资。当天,上海纱布市场开市的时候,投机商争相购入,国营公司则源源不断地抛售,并且一个小时跌一次价。投机商不得不跟着抛售,市价越抛越低。当天,上海的纱布价格一下子跌了一半。

1950年3月,政务院讨论并通过了陈云起草的《关于统一国家财政经济工作的决定》,到了当年4月,全国经济状况开始好转。毛泽东同志高度评价平抑物价、统一财经工作意义“不下于淮海战役”。由于陈云出色的理财能力,毛泽东曾大笔一挥在纸上写下“能”字来称赞他。

平抑物价八城同抛上海纱布价格跌一半

统购统销

确保“一五”计划顺利完成

随后,陈云又着手统一财经,调整工商,让国民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到1950年3月,即实现了财政收支的基本平衡。

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前主任傅高义曾评价说,考虑到新中国建国初期面临着堆积如山的经济问题,用任何标准衡量,陈云及其同事制定的控制通货膨胀、提供日常生活必需品和控制国家预算等政策都取得了巨大的胜利。

1953年,中国开始进入“一五”大规模建设阶段。粮食短缺成为中央面临的一个棘手难题。面对八种备选方案,陈云经过反复权衡,决心采用“统购统销”(在农村征购、在城市配售)的方案。

“统购统销”是一种比较激进的硬性措施,风险是显而易见的,陈云对此也非常清楚。他在向中央汇报这一方案时,形象地说:“我现在是挑着一担‘炸药’,前面是‘黑色炸药’,后面是‘黄色炸药’。如果搞不到粮食,整个市场就要波动;如果采取征购的办法,农民又可能反对。两个中间要选择一个,都是危险的家伙。”

“统购统销”带来了一些问题,但总体上保证了市场的稳定,并且确保了“一五”计划的顺利完成。通过综合平衡,陈云很好地解决了当时中国“吃饭”与“建设”的矛盾。

(央广网、中国新闻周刊、解放日报)

6月13日,游客们在参观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练塘镇的陈云纪念馆。东方IC图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