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热”退潮之后,省作协举办其诗歌研讨会

2015-05-23 09:07:06 来源:长江商报网

本报讯(记者 卢欢 通讯员 刘天琪)“我是稗子,你们是稻子,我不管怎么努力,最后还是一个身体残缺、不能和你们平起平坐的人,这就是现实生活。你现在成名了,你就变化了,这个绝对不会。我对这个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虽然我的命运不好,但是到现在我是幸运的。我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观点,要怎么活就怎么活,能写就写,不能写就不写。”当红湖北籍诗人余秀华昨日(5月22日)出席省作协主办的“余秀华诗歌研讨会”,听取本省文学界专家、学者对其诗歌写作的评价,同时也对成名后的自己进行了一番剖析。

张执浩:余秀华的写作对于中国诗坛是一种正面的提升

余秀华今年初就已在全国范围内大红大紫,与之前网民的热情传播、议论相比起来,湖北省文学界对她的关注和认可则要来得晚一些。4月初,受省委宣传部领导的委托,省作协领导一行人去余秀华家中慰问,同时也与她商定在5月下旬召开诗歌作品研讨会。此时,余秀华接受邀请的类似的文学活动档期已排满至5月上旬。

“如果我们能够像刘年那样对好的诗歌有足够的关注,可能我们会更早地阅读到余秀华的诗歌。当然我们在座的朋友中有非常早就阅读到了余秀华的诗歌,而且也给她提供了很多帮助的人,我不在这之列,所以我要表示歉意。”省作协副主席高晓晖在研讨会上的这番话说出了部分人的心声。他坦言,即便是知道了余秀华在写诗,但从个人感觉上说也是一种围观的心态,这种围观至少是缺乏对诗歌的敬重或者是真诚。
不过,以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魏天无为代表的多位专家倒是觉得,在“余秀华热”渐渐退潮的时间段举办这场诗歌研讨会是非常适合的。魏天无指出,“余秀华热”是一个复杂的文化现象,而不是一个单纯的诗歌现象。假设是这个事件达到最高热度峰值的时候开这个研讨会,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言。
近几个月来多次为余秀华站台的武汉诗人张执浩直言:“余秀华目前的写作对于中国诗坛是一种正面的提升。”在他看来,中国诗坛这些年来每一次受到公众的关注都是负面的形态出现,从梨花体到羊羔体,一直到余秀华出现,她成为一个正面的形象。“这种正面的形象与我们最近这几年一直持续做的工作有关,既然我们中国当代诗歌已经有那么多优秀的是诗歌,那么让民众分享我们优秀诗歌成果的时候已经到了。”


余秀华:当我身上还有标签时,我觉得诗歌写得不成功 

面对在座的多位本省学者、诗评家的诸多赞美,余秀华谦虚有余。她首先表示,觉得自己的诗歌写得不好,也不值得研讨。“当你身上有标签的时候,你的诗就不好,因为诗歌是非常自然的东西,它不是独立的,当我身上还有这些标签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诗歌写得是不成功的,还不能说我是一个好的诗人。”
至于网上的声音有赞有贬,大家怎么说,她都觉得无所谓,因为知道自己的水平在哪里,
“这些好与不好的评价对我来说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很幸运的事情。被说得最多的《我爱你》这首诗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大家都知道我这个人很爱开玩笑,我本来是想把这个诗歌写好,而从表达手法来讲,它并不是成功的,但是我也感谢这个不成功的诗歌能够把我余秀华带到你们面前,这是一种荣幸。”
    

因为母亲罹患癌症,近期在武汉接受治疗,需要余秀华照料,她得空才能参加少量的文学活动,也没有时间写作了。但她从不担心会没有时间写作,因为她认定写作是一辈子的事情,“只要你的心还在,过两年再写真的没关系,直到你写不出来,你真的写不出来之后,说明你真的没有诗心,所以你也不需要再写了。”她表示,现在唯一焦虑的是自己写不好,没有进步。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