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俊怀狱后重生纷争不断

2015-04-22 01:29:57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伊利前董事长重出江湖,再战乳业

□本报记者魏凡

在经历数年牢狱之灾后,伊利前董事长2008年9月4日终于出狱。出狱已7年后,目前仍然是非不断。

如今,重出江湖的郑俊怀仍频频出入法院,从被“门生”秦和平状告他损害股东知情权,“霸占”红星乳业;再到他状告呼和浩特市政府所属的国有投资公司,意欲拿回一笔当年违规所得的有价证劵。出狱7年间,郑俊怀的身份也不停在被告与原告中转变。

而这一次,对这一笔有价证券,在一审败诉后,郑俊怀再次上诉,则将他再一次推到了公众面前。

要求拿回“属于自己的财富”

今年2月27日,郑俊怀又一次出现在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已被判败诉的他,仍对呼和浩特市政府所属的国有投资公司提出诉讼,要求拿回他认为是“属于自己的那笔财富”。

“政府当年对郑的罪行已然宽大处理了。他出狱后却还要状告政府要利益,一审败诉之后又再起诉……”伊利一名前员工透露。

“郑俊怀出狱之后,念念不忘其被定为违规所得的股票,四处炒作所谓‘冤案’,并不断包装自己是一名‘受害人’的形象,如今甚至不顾后果地状告当初出面收拾残局的呼和浩特市投资有限公司。”该员工称。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2014年8月,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法院判决郑俊怀起诉呼和浩特市投资有限公司一案败诉,驳回了郑俊怀的诉讼要求。

一审败诉后的郑俊怀随即又进行了新一轮的上诉,于是有了今年2月27日的这一幕。

郑俊怀在春节前的这场官司中提到的股票,源于当年轰动一时的“伊利案”。

十年前,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郑俊怀作为国家机关委派到公司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担任伊利公司董事长、总裁的职务便利秘密成立外部公司,并先后挪用伊利集团1650万元购买伊利的社会法人股票,从中牟取个人利益。以挪用公款罪判处郑俊怀有期徒刑六年。

旧事:“独董事件”引出黑幕

2002年,郑俊怀私自动用上亿公款购买国债,当年即出现千万亏损——彼时,因央行加息国债市场预期普遍看淡,而郑俊怀不但未采取任何止损措施,反而继续挪用大量公款增购国债,最终造成了3000余万元的巨额亏损。

一位接近当时伊利董事会的人士透露,郑俊怀购买如此大额国债行为未经董事会决策,当时也并没有按照上市公司要求发布任何形式公告,证监会觉察到这一异常操作,随即向伊利集团发出质询函。

正是这一纸质询函,才让郑俊怀挪用公款的行为败露。

在这封质询函中,证监会质询该公司“为什么明明知道购买国债会给公司带来巨大损失还要进行购买?”、“购买前管理层是否做过决策?”、“购买的资金从哪儿来?”、“为什么没有向上交所备案?”、“为什么没有向股东、社会进行披露?”等多个问题。

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5)包刑二初字第37号】显示,2004年1月12日至2月26日期间,郑俊怀和伊利前副董事长杨桂琴分6次将2.8亿元资金打入伊利饲料公司,然后迅速将该公司更名为“牧泉元兴饲料公司”;这家公司又分5次将其中的2.3亿元转给闽发证券和金通证券公司,剩余5000万退回伊利公司;之后,闽发证券和金通证券用这笔资金购买国债,然后又用国债作抵押套现2.3亿元并转给浙江金信信托投资公司,用于购买呼和浩特市政府出让的伊利股权。

该名接近当时伊利董事会的人士介绍,2004年,伊利集团一季度季报审计会议上,董事会在落实证监会给公司发来的质询函过程中,发现巨额公款被挪用且去向不明。对此,董事长郑俊怀不仅没有做出解释,反而要求董事会成员在审计报告上签字,企图通过所有人的默许来掩盖“挪用巨额公款”这一事实。当时,董事会成员和审计委员会成员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均拒绝签字。郑俊怀试图打压、清理和逼迫俞伯伟、王斌等独立董事和管理层人员帮助他掩盖罪行,其中,因未按程序罢免了独立董事俞伯伟,从而引发了“独董事件”。

该人士回忆其中细节称:“按照程序,独立董事任免应该提前10天通知开董事会并有明确议题。然而,这次会议却是提前一天通知,同时并没有将议题告知董事会成员,独立董事也没有参会。在这次会议上,郑俊怀违规直接罢免独董。”正是这次事件引发的关注,监管机构开始进驻企业查办。

2005年,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宣判,郑俊怀作为国家机关委派到公司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担任伊利公司董事长、总裁的职务便利秘密成立华世商贸公司,并先后挪用伊利集团八拜奶牛厂的1500万元和150万元购买伊利的社会法人股票,从中牟取个人利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4条第一款、第25条第一款等相关规定,以挪用公款罪判处郑俊怀有期徒刑六年。

有接近自治区法院的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郑俊怀与另外两位狱友在服刑期间曾发明了一个节能装置,使他获得了减刑机会。

“文科出身的郑俊怀,先是从招待所所长开始工作,后主要负责企业事务,也与科学技术、设备根本不沾边。他又如何在短短几年内,成为节能设备的发明创造者而获得减刑,令人诧异。”上述人士表示。

被指恩将仇报“霸占”红星乳业

这并非是近年来缠绕在郑俊怀身上的唯一一场官司——2013年底,他的老部下秦和平就以“隆瑞食品”的名义将黑龙江红星和郑俊怀告上法庭,起诉郑俊怀侵害股东对公司的知情权。

隆瑞食品其实是黑龙江红星乳业的控股股东之一。黑龙江红星乳业实际由黑龙江牡丹江隆瑞食品有限公司等几家公司共同集资1.2451亿元,于2009年7月注册成立。其中,隆瑞食品出资2550万元,持股20.48%,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后来虽经过一系列的股权变更,但隆瑞食品最终还是第一大股东。隆瑞食品的创立人即是秦和平。

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郑俊怀出狱之初,以“特邀顾问”的身份,通过自己的老部下——时任红星乳业法人代表、总经理的秦和平“进驻”红星。在2011年3月份红星乳业的董事会上,出狱不满5年,按照有关规定还不能担任高管职务的郑俊怀,即被任命为红星乳业的经营管理总负责人,全权负责集团经营班子的组建和集团整体经营事宜。

秦和平在郑俊怀“身败名裂”这一关键时期给予重要帮助,他们之间的“师徒情分”颇为人称道。然而,2013年底,秦和平和“隆瑞食品”的一纸诉状,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2013年12月6日,隆瑞食品方面向牡丹江市地方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自2011年初郑俊怀主持该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以来,未按公司董事会授权履行职责,导致公司股东无法知情公司的真实经营状况,已经损害到公司股东的基本权利和利益,尤其是对于一些很可能会涉及到股权变更的协议,隆瑞食品甚至连投资方的信息都完全不知情。”

隆瑞食品常务副总经理格日乐图在对外接受采访时曾介绍,在2011年3月的董事会上,郑俊怀被任命为红星乳业的实际经营管理负责人,其子郑强取代秦和平成为公司法人,其女郑海燕、儿媳李娜、女婿刘涛等均持有公司股份或在公司出任重要职位,在现代管理体系下的家族家长式管理再现红星。

日前,长江商报记者辗转联系了格日乐图,希望证实上述信息时,对方婉拒了采访。

遭举报侵吞三道牧场

近年来,郑俊怀不仅身陷红星乳业所有权官司,还被指侵占了另一笔数额不菲的资产——2013年6月份起,屡屡有人通过各种渠道声称,郑俊怀侵吞了牡丹江三道牧场的上亿资产。

“三道牧场”与黑龙江红星乳业均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铁岭镇,两者相隔仅十分钟车程。

“郑俊怀是骗子,侵吞了三道牧场的资产,使我们三道牧场的这些老员工如今都没有了安身之处。”当事人张华(化名)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红星乳业如今的三道牧场,其前身就是三道牧场,曾在2001年经历改制后,改名牡丹江三道乳业有限公司。”

“三道牧场共有1.95亿元的总资产,如今已经在红星乳业名下了。”张华介绍,“当地媒体大肆报道牡丹江三道乳业有限公司被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1.95亿收购,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则假消息。他们不仅散播了假消息,还伪造了合同,将三道牧场偷偷卖给了当时隆瑞食品公司,而现在,三道牧场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红星集团的产业。”

当地媒体曾报道称,即将建成的乳品加工项目占地120亩,总投资1.95亿元,将建成为红星乳业在东北地区最大的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物流供应、科研开发、市场营销基地。为了确保新上项目的奶源供应,红星乳业投资三百万元,对三道牧场进行了改造,将奶牛存栏能力由500头提升到了3000头。

对此,张华很奇怪,“1.95亿元的总资产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他们公司的总投资额了?”张华认为,“他们把三道牧场骗走了。”

疑有幕后团队“洗白”形象

此外,一位前伊利中层干部对记者介绍,伊利曾被郑俊怀炒掉或排挤出公司的副总裁、总裁竟有14人之多。即使曾经郑俊怀比较信任的下属,一旦违背了郑俊怀的意愿、或公众形象超越了他,郑俊怀便毫不留情地将其从公司领导岗位上拿下。

其中最知名的“出走者”是中国乳业的另一标志性人物——牛根生。据媒体报道,牛根生是和郑俊怀同时期到伊利工作的。90年代初,牛根生被郑俊怀一度提拔为其第8任副手,后仍被迫于1998年底从伊利离开。牛根生后来创立蒙牛,成为伊利的强有力竞争对手。

据该中层干部透露,1998年之前牛根生负责伊利的冷饮业务。后因冷饮产品经营业务面临一定困难,郑俊怀借机逼走了牛根生,后来还动用司法机关查办牛根生,但没能实现。而这一手法,郑俊怀后来也多次使用,对一些人进行“特别关照”。

而这些被“特别关照”的人士有哪些,该人士并未透露更多。

2005年郑俊怀案爆发前,就有媒体披露,郑俊怀拥有一个专门的公关团队,专门为他树立“为企业发展风餐露宿、勤俭节约”的正面形象。

如今,手法与数年前如出一辙——郑俊怀出狱后,一系列炒作开始慢慢在网络上散布,甚至继续炒作郑俊怀自我包装出来的“乳业教父”形象。另一方面,郑俊怀一直宣传“百年红星”,但早已陷入经营困境的老红星为“安达红星”,而其品牌持有人实为王增礼。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想要再次在中国乳业分一杯羹,郑俊怀显然需要颠覆过去的形象、降低犯罪事实的罪后影响。”在郑俊怀看来,能帮助自己实现再战乳业江湖野心的,显然就是他目前掌控的红星。但是郑俊怀的老黄历能指导当前征战、成为他征战红星的日程表吗?

如果想要再次在中国乳业分一杯羹,郑俊怀显然需要颠覆过去的形象、降低犯罪事实的罪后影响。

——业内人士称



精品导读更多

评论